之前有看到一个有趣的故事,实在也是系统思索。1967年,罗马尼亚以为需要增添本国人口,于是出台了一项粗暴的政策,克制45岁以下妇女流产。很快,出生率就增添了两倍。

但过了一段时期以后,出生率又回落到原来的水平。此外,由于大量危险的非法流产,育龄妇女的死亡率较之前增添了两倍。一些贫困家庭由于无法抚育多个孩子。

最终,人口政策制定者、独裁者齐奥塞斯库被送上了断头台。新ZF颁布的第一部执法,就是破除对流产和避孕的禁令。

在罗马尼亚实行禁令的统一时期,同样也受到低出生率困扰的匈牙利,则出台了一项温顺的奖励设计:人口较多的家庭可以拥有更大的衡宇,最后起到了不太显著但尚算努力的效果。

时间回到20世纪30年代,瑞典的人口出生率蓦地下跌。有意思的是,与罗马尼亚和匈牙利都不一样,瑞典以为,相比于家庭人口的数目,育儿的质量更为重要。

随后,瑞典出台了一系列支持提高国民育儿水平的政策,包罗支持有需要的家庭,增添教育和保健投资,等等,与此同时,也保留了人们自由地避孕和流产的权力。

一个国家的人口增长就是一个庞大系统。所谓系统,就是一个由一组相互连接的要素组成的、能够实现某个目的的整体。大到生态环境、国民经济金融市场,小到一家便利店、一个温度调节器、一个人的健身习惯……都能看作是一个系统。可以说,我们天天就生活在一个一应俱全的系统网络之中。

系统干预者(如上述例子里的各国ZF)对于系统的差别熟悉,从而使用差别的干预手段,会造成千差万别的效果,有的能够很好地到达预期的目的,有的却遭到了系统的抨击,这也和我们是否有看清整个系统,做出一个决议有关,对于一个国家,一个准确的决议,价值无可估量。